12k小说 > 穿越小说 > 军婚撩人 > 正文 112米 连翘挥出的漂亮巴掌(求月票)

正文 112米 连翘挥出的漂亮巴掌(求月票)

?热门推荐:
????“报告首长,闪电行动大队通讯器材似乎受到无线电波干扰,与总部失去联系——”

????通讯参谋一句话出口,作战室内顿时陷入怪异的寂静。

????仔细一听,就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对于现代化的战争来说,通讯中断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没有通讯的部队,和瞎了眼睛的盲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无法与外界联系,无法得到作战指令,也无法反馈适时的信息,更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得到救援。

????短暂的几秒后,在所有人都还在沉默的时候,邢爷冷峻俊朗的脸上已经恢复了镇定。

????不过,镇定里,还带着一片肃杀之气。

????狠,绝的肃杀之气。

????没错儿,他相信自己的左膀右臂,他更相信谢铭诚的个人能力,多少年生死与共,枪林弹雨里闯出来的兄弟了,那么多艰难环境下的战争都过来了。这次也不会例外,他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恶战!

????放开紧攥的拳头,他冷冽的双眸紧紧地锁在前方的led屏幕上,两道冷眉蹙着沉声命令道。

????“启动紧急预案,责成通信保障分队立即排除敌方电子干扰,实施电子对抗,务必尽量恢复通讯。”

????“是!”

????接到命令,官兵们紧跟着就忙碌了起来——

????嘟嘟……嘟嘟……

????作战室内,通讯器材发出一声声让人紧张又激动的信号声,传到耳朵里越发地扼住了心脏。

????……

????红方红机场,风紧,云乱。

????接到命令的直升机大队正在行动,起飞线上几架武装直升机的引擎已经发动了,前往南疆执行任务的官兵们正在检查自己的装备。

????“同志们,准备登机!”

????指挥员一挥手,眼看着迅速而又整齐的队伍登上了武装直升机,这才拿起通讯器,在直升机的轰鸣声里嘶吼着哈。

????“报告首长,救援分队,保障分队,医疗分队准备就绪,请求确认天鹰位置。”

????然而,一阵阵‘咝啦咝啦’的电流声响过后,却传来总部通讯参谋不太明确的回答:“在南疆与a国边界第xx7号国界牌附近……”

????“明白!”

????大声应道,心里却忖度着这个‘附近’二字!

????附近,这个范围可就太大了!天上一落地,地下就差几十公里!

????武装直升机呼啸着起飞了——

????在螺旋浆带来的呼呼风声里,地下修剪得整齐的草坪被风刮得摇曳不停。

????……

????此时此刻,位于红刺总部的作战室里,邢烈火的脸上阴沉着天气情况不明,但神色里更多的是坚决和信行,冷峻的面色在灯光中显得异常的平静。

????谢铭诚,不会让他失望的!

????室内,没有人说话,只有计算机‘噼里啪啦’的操作声。

????然而,在与京都时差达到两小时的南疆边境线上,一场黎明前的激战已经打响——

????这边儿是国内最牛叉的红刺特种部队组成的闪电行动大队,那边儿是来历不明却拥有精良装备的武装份子和东x份子组成的武装力量。

????二者之间,绝对属于硬碰硬地对抗。

????一望无垠的旷山野岭里,与总部失去联系后的红刺特战队员们正穿梭着追击潜逃的东x恐怖份子,而作为军事指挥官的谢铭诚,这时候的神经之弦,已经完全绷紧了。

????前面十二点钟方向,就是a国国境了!而a国在不久之前才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魂举世关注的战争,在被m国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将政府给改了朝换了代后的a国边境,目前活动着的非m国三角洲特种部队无疑。

????而他清楚的知道,这支部队是被外界称之放眼世界装备最精良先进,士兵素质最高,战场反应能力最强的特种部队,其战斗力自然非同小可。

????现在,他们的作战意图已经很明朗了,那就是掩护东x恐怖份子的残余部队逃往a国,而后再重新积蓄力量潜入我国境内进行非法的分裂勾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对待这种组织,必定不能留下祸患,尤其是组织首脑。

????国境线上,尖厉刺耳的枪声‘哒哒哒’的在耳边不断的炸响,黑幕笼罩下的天空到处可见子弹击中后冒出来的比夜色更浓的黑色烟雾,一阵阵的枪声低沉得犹如闷雷一般。

????你跑,我追,你退,我进,一步一步往国境线上推进着!

????这样的战争,是可怕的,但是与恐怖份子激战的红刺官兵们,却万分的冷静,习惯了,对,就是习惯了,不管是平日的训练还是经常派出的任务,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生与死的对抗和较量。

????“队长,敌人在十二点方向……六点……六点方向也有!”

????谢铭诚冷静的命令着,这时候半点儿都不能慌,“三三阵型,继续推进,狙击手速度寻找对方狙击目标,注意对方狙击手!”

????“我操,全他妈的精良装备!”一个战士气得破口大骂。

????而跟着队伍后面的通讯兵,又是一阵狂吼,“队长,怎么办,还是联系不上总部!”

????“继续联系!”

????“是!”高声答应着,通讯兵再次拿起无线通话器:“洞幺洞幺,天鹰呼叫,天鹰呼叫,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实战经验十分的丰富谢铭诚心里虽然有些绷紧,但是确实没有太过慌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仗打到这地步,任何情绪都是多余的,扣动着微冲的板机,他大声问旁边拿着军用冷光望远镜的侦察员。

????“恐怖分子还剩多少人?”

????“一百多个,首脑阿卜杜乔装士兵混在人群里面。”

????阿卜杜,东x恐怖分子首脑。

????俗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他蹙了蹙眉,又紧抿了嘴唇,沉声命令道:“j3号狙击手,瞄准那个狗日的阿卜杜!”

????两分钟后,j3号狙击手报告。“距离大约一千米,我找不到目标。”

????“狙击枪拿来。”

????拿过狙击枪,他视线透过狙击镜仔细地寻找着,几百米外,紧张而狂乱的恐怖份子们正在毫无目的地胡乱开枪,一边儿开枪一边窜逃,而疑似m国的特战队员却在旁边或丛林里做掩护射击。

????阿卜杜的位置,心里一紧……

????砰——

????一分钟后,他手里的狙击步枪的枪声炸响了,只见一朵绚烂的烟花掠过黑幕后,从那高倍的狙击镜里,可以清楚地看见子弹穿过阿卜拉的头颅时,那迸裂出来的鲜血溢了出来。

????“命中目标。”他冷静地说。

????“嗷……队长牛逼!”

????部队继续推进,一路瞄准,一路追击,一路射击,路上又放倒了几个东x恐怖份子,那些人且战且退,被追得已经如丧家之犬,全部都躲进了一个好几十米高的小山丘后面。

????那,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有战士大吼:“狗日的m国佬,明显是来掩护他们撤离的!”

????突然,他身边儿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轰’的爆炸声,好在那几个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迅速地匍匐卧倒,避开了被炸得飞天的一劫。

????紧了紧手里的枪,谢铭诚高声吼着:“那边儿,怎么回事儿?”

????“报告队长,地雷,有地雷,那些杂种在这儿埋了地雷。”

????“兄弟们,小心前进看好自己的脚,排雷兵……”

????轰——

????轰——

????轰——

????他的话刚说完,又陆续传来了几声闷闷的爆炸声,听声音就知道这些地雷的威力有多大,比起普通的反步兵地雷的火力来更为猛裂,那爆炸后冲天而起的气浪直接掀了好几人高。

????“我操,这他妈什么地雷……娘的,老子还以为是导弹呢。”一个被炸伤了腿的战士额头上冒着冷汗,用枪砣子撑着身子看着自个儿的战友,抽着嘴角还能戏谑出声。

????谢铭诚的脊背迅速掠过一层冷汗,这家伙威力真大,瞧那劲儿估计能掀翻一辆坦克儿,赶紧出声询问。

????“情况怎么样?”

????“报告队长,我没事儿!”刚才的爆炸声让大家的耳朵都被震得听觉退化了,说话的声提高了许多,那个被炸伤了腿的三级士官,一边回答他的话,一边用力扯出爆炸时被埋在了泥土里的轻机枪来,一只脚拖着,另一脚的膝盖跪在地上,大声嘶吼着吼叫。

????“狗娘养的,我操你们祖宗……”

????嘴里骂着,再次举起手里的轻机枪就对着恐怖分子逃窜的方向疯狂地扫射起来——

????突然,只见他膝盖一软,整个人猛地倒在了地上……

????见到战友倒地,他旁边的一个战士大吼着他的绰号,“……二条!”

????“二条,你这个龟孙子!”又是一声嘶吼!

????嘶心裂肺一般的喊叫声,刺痛了谢铭诚的心脏,他要的是零伤亡,零伤亡啊!

????几乎没有犹豫,他迅速地窜了过去,然后摸了摸二条的脉搏,嘶哑着嗓子吼:“……还有气儿,卫生员!快!”

????倒在地上的二条突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皮儿,仰着头望着黑洞洞的天空,小声喃喃着。

????“……队长……我终于要光荣了……”

????一阵悲呛。

????倏地,传来正在查看他伤势的卫生员一句闷头闷脑的话,“你死不了!”

????“啊?!”二条缓慢地伸了伸能动那个腿,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可劲儿的搞笑,“哎呦娘啊,真死不了?”

????“真死不了!”卫生员白了他一眼直起身来,望着谢铭诚说,“伤到了大腿动脉了,死不了,要活也得赶紧送医院。”

????吁……

????眼圈儿红了红,谢铭诚挥了挥手,指挥两个负责保障的武警过来抬了二条往回撤。

????这是战争打响后,第一个重伤的战士。

????看着战友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感受,让他有种特别的无力感,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缓过劲儿来。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作战服竟被冷汗湿透了。

????这些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兄弟,都是从枪林弹雨里打滚过来的人,他宁愿自己牺牲,也不愿意战友牺牲。

????不再说话,他迅速将身体匍匐在地下,拿过夜视望远镜观察起来,那些疑似m国特种队一看就非常有作战经验,他们掩护着东x恐怖份子逃窜,却又始终将自己处于己方射程范围之外,一边回击,一边全速前进。

????狗日的!

????如果没有他们的横插一脚,这么一群东x的残余压根儿没有办法抗衡到现在,而现在,在他们的掩护下,那群东x残余份子很快就要逃离国境了。

????“队长,怎么办?十二点钟方向500米左右就是国界牌。”

????“是啊!这群狗娘养的!”

????“操他们妈!”

????一个抱着机枪的战士一边儿突突着,一边大声地吼:“打死这群狗日的败类。”

????“队长,不能让他们跑喽啊……”

????这时候,战士们的情绪都激动了起来,这一路的追击和狂奔,加上身上的装备重负,各个儿的都是汗流浃背,这么拼了命的追杀,能让他们逃出去么?

????“都闭嘴!”

????乱七八遭的吼叫声中,谢铭诚在迅速的判断着,思索着。

????他知道,前进与留守,将会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或者说命运。这不仅仅关系到他,还关系到眼里这几百个生死兄弟,他不能不谨慎。

????夜风吹拂了过来,被他这一片大喝,旷墅的四周突然安静得出奇。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眼看着敌人要跑路,这群平日里就是野山豹子似的的特种兵们那脸上的沮丧和焦急简直没法儿形容,瞪着的双眼看着即将要越过国境线的敌人,都快要渗出鲜血来了。

????根据条例,部队是不能越境的。

????当然这只是指的常规状况下,而谢铭诚自然也不会忘记,在那份他亲自签署的作战命令上有这么一句话——不排除特殊情况下的越境作战。

????特殊情况是什么,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而作为一个常期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部队大队长,他更能明白,那纸作战命令上没有写明的那些更深层的东西。

????环顾着自己面前的这么多的战友兄弟,还有随队跟上来的当地武警的特战队员们,他在权衡利弊之后,突然沉声命令。

????“通讯员,最后一次与总部联系!”

????十五秒后,通讯兵还是沮丧地大喊,“……联系不上,队长!”

????他沉吟了,时间稍纵即失。

????既然如此,那只能……

????战士们都紧张地看着自己的队长,心里急得像那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急啊!急啊!

????这时候,气氛特别特别地压抑。

????事实上,谢铭诚的神经比他们绷得更紧,从那拧紧在一起的眉头就可以看出来他心里到底有多焦急。

????被黑幕笼罩的天空已经开着泛白了,而他们的任务是,在天亮之前,全歼东x恐怖份子——

????望了望天空,要下雨了。

????在这短暂又紧张的时刻,他记得自己在心里答应过一个女人,一定要完全任务,拿到军功章,活着回去娶她的。他要好好跟她过完下半辈子的。

????跟她一起的那种生活不敢想象会有多美,他的心里也憧憬过无数遍了,他是多么多么的渴望。

????只要他现在停止不行,那么他就可以返回京都了,而且不会得到任何的处罚,因为前方是国境线,他留守并没有犯任何的错误。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他不仅仅是个男人,更是一个共和国的军人,他不仅仅要给那个女人依靠的肩膀,更需要对得起自己军帽上的国徽,还要对得起老大对他的栽培和殷切期望。

????说了这么多,其实不过短暂的一分钟罢了!

????仔细系着自己身上的武装带,他用最平静的眼神儿看着面前的战友们,随着下了命令。

????“武警同志们退后。天蝎第一第二突击队的战士跟我走,其他人原地准备接应。”

????对于这个,他主要有两点考虑,第一武警毕竟不是红刺的兵,让人陪着去于心不忍。第二他心里也不看好这些人,他们抓捕罪犯,搞搞军事演习什么的估计还成,要论真刀真枪的战斗能力,和m国特种兵那些鬼佬比起来,送死的可能性比较大。

????现在,他只相信红刺特战队训练出来的特种兵,而这里面,尤其数天蝎战队,他们的生存能力和战斗能力,绝对不会比鬼佬儿差,唯一差点儿,就是在装备上。

????“明白!你们小心!”

????望了他一眼,那个武警的指挥官心里大概也明白这些,点了点头,沉声下了口令。

????“全体都有,我们的人先后退200米——”

????见他们都退了开去,谢铭诚再看着自己眼前这一张张涂着伪装油彩的脸,有力的声音铿锵无比。

????“兄弟们,这次的反恐军事行动,总部给我们的任务是全数歼灭,如果他们逃出生天了,那就是我们红刺的能力不够,能将他们消灭在我们的地盘上当然是好的,可是现在他们跑了,我们能给红刺丢脸吗?我们能给中人丢脸吗?”

????“不能。”

????异口同声的回答,激昂而有力在响在耳边。

????“那好!”战机在即,不容再担误了,谢铭诚压着嗓子沉声命令:“现在兄弟们迅速卸掉臂章以及一切能识别军籍的物品,挖个坑给埋了!现在,五、四、三、二、一,开始!”

????“明白,埋了!”

????埋了,埋了,埋的到底是什么?

????大家心里都知道,这埋下去的可不仅仅是能证明身份的物品那么简单!

????可是听到他这个有力的命令后,战士们还是异常的热血和兴奋起来,因为这就意味着可以越境完全任务了。

????闷着头戴好微光夜视仪,谢铭诚也开始卸着自己身上的东西,然而眼睛望着恐怖分子逃窜的方向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大家都应该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吧?”

????“知道。”大家笑着边弄装备边说。

????谢铭诚迅速从军靴上抽出军用匕首,在地上挖出一个坑来,将身上取下来的肩章,臂章,还有姓名牌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埋入地下。再望着这些年轻的战士,望着他们身上挂着的冲锋枪,手枪,匕首和手雷……

????他的心里感慨万分,而嘴上的话也是十分动情。

????“这就意味着,我们死了不会成为烈士,共和国的功勋薄上也不会有我们的名字,除了我们的战友和亲人,没有人会记得我们为国家做出过的牺牲。祖国不会承认我们的存在,人民更不会记得我们,但是我们却有可能永远长眠在异国他乡。”

????对着祖国的方向,这些豪情满志的天蝎队员们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张嘴迸发出一声来自民族最血性最原始的嘶吼。

????“明白,时刻准备着!”

????男人的血性,军人的荣誉,当如是——

????远处,武警的战士们有的开始拭泪了!

????旁边,红刺其他的战士们也红了眼眶,如果可能,他们也愿意随大家出征。

????可是,军令如山啊!

????“我说队长,差不多赶紧布置作战任务吧。打进了天蝎战队,我他妈都五过阎王殿而不入了,差不多了!”听了他的话,一个天蝎第一突击队的少尉军官笑着调侃,“咱天蝎战队的兵本来就玄乎,从来出门儿只有代号,执行特殊任务配发一个崭新的名字和身份,我都习惯了。他妈的,我真名叫啥都快忘了!”

????“我靠,咱们这些人,哪个不是老命都提到裤腰带上玩的?下辈子,下下辈子的几条命老子都透支了……”

????“又免费出趟国,他妈的,真值了……”

????“对啊,队长,咱兄弟们都是鲜血里爬出来的,手里沾的血,杀的人也不少了,早就够本了!”

????“……哎哟我去,太他妈可惜了,我家那漂亮小女朋友,还没睡过呢。”

????“哈哈,狗日的还有心思念叨这个,我家里就我剩一根苗了,咱是福利院派出的孤儿,国家养了我,为国捐躯也应该的,反正死了也没有惦记,零负担上阵,怕个鸟。”

????“说来这世上,我最舍不得就是我们的魔鬼冷大队长了……呜……”

????“别他妈的说废话了,兄弟们和那些鬼佬拼了。”

????“对,对,对,兄弟们,拼了。”

????天蝎战队的队员都很平静而简单,大多数人的面儿上都带着笑容,埋好了那些东西,直起身儿抖了抖身上的泥土,还唠起了家常来,侃起了大山来。

????这就是红刺的精神,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鬼训练营天蝎的战士,这情形看起来,好像摆在他们跟前儿的压根儿就不是死亡,而是一场可以随时喊停的反恐精英游戏。

????可这毕竟不是游戏,gameover了,不能重叠。

????这是一曲关于热血,青春,辉煌与荣誉的战歌。

????然而一出了这国境线,辉煌与荣誉这对普通士兵来讲重要的两点儿,都会与他们无关了。

????见大家伙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谢铭诚谨慎地命令道:“往十二点钟方向匀速前进,穿越国境线,狠狠地收拾那群狗娘养的杂碎,用他们的鲜血祭奠祖国。”

????“收到!明白。”

????“收到!明白。”

????精神抖擞的战士们迅速做出回应,眼睛里都充满了一种类似于原始社会那种野兽般的杀气,这是对战争,死亡,鲜血和尊严的渴望,是红刺特种部队在训练之中所刻意培养出来的本能。

????迷彩布织成的网状钢盔系牢了,钢盔下面一张张涂画着油彩的脸上镶着炯炯有神的眼睛,一个个站得笔直的人。

????一张张脸望过去,谢铭诚大概停顿了十秒钟左右。,突然举起枪来对着天空放了一枪,然而从喉咙里咆哮出一声极其野蛮的声音来。

????“兄弟们,杀啊——”

????“杀!”

????激烈的吼叫声中,这支没有配戴军衔的极精锐部队疯狂地越过了国境线,从国界碑前绕过,前进着,前进着……

????他们的脚力自然又是另一种速度,很快就追上了那些已经放松警惕的恐怖份子和疑似m国特种兵们……

????十几支轻机枪齐齐向他们的方向喷射着。

????王牌狙击手疯狂的点杀着。

????手雷在疯狂的爆炸着。

????那些愤怒的火舌在激烈的燃烧着,而他们在这样的情形下,仍然按着有利的阵型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着。

????迫击炮,火箭筒排山倒海地在a国国境线上空奔腾着,各种各样的爆炸声音震耳欲聋,那些被炸开后飞起来的泥土一阵阵涌上了天空,然而再如雨点般一落下。

????终于,这场反恐战争,被这一波攻击推向了海浪一般的。

????——★——

????京都的天儿,今天亮得好像更迟了。

????晚睡的连翘好不容易才睁开了疲惫的双手,转过头看着空荡荡的床塌,凉的不仅是床,还凉了半截心。

????火哥没有回来,一整晚他都没有回来。那是不是意味着南疆那边儿的情况不是太好?!

????心里担忧着,他慢腾腾地爬起身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她怎么老觉得累呢,一向健康的身体也特别容易疲乏,每天都是家里起得最晚的一个,只要睡了下去都不爱醒过来似的,又懒又馋。

????估计这阵儿能醒过来,都是因为肚子饿了,给闹腾醒的。

????一声声打着哈欠,她推开了窗户,发现今儿早晨的阳光真好!那种明亮的姿态蛮强势地洒在大地上,窗外花园里的树叶在微风的轻拂下,相互间来回轻荡着,似在攀谈,似在兴奋的颤抖,晶亮亮的看着树叶儿也特别的漂亮……

????呵,这么好的天气,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吧!

????寻思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拿过手机来准备给火哥打过电话。

????嘟……

????不接!

????嘟……嘟……嘟……

????还是没有人接,正准备放弃的时候,电话接通了,男人的声音明显有些疲惫——

????“喂!”

????连翘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撑在窗户上,迟疑着开口,“火哥,你昨晚没回来,是不是有啥事儿啊?”

????那边儿没有回答,而是响起另外的嘈杂声,很显然他在忙,一种不详的感觉让连翘的瞳色暗了暗,踱到沙发边坐好,没有追问也没有说话,只是等待。

????半响儿,那边再次传来男人的声音:“连翘?”

????“嗯,我在,火哥!”

????“有事?”听到男人略显沉重的声音,连翘那颗本就高悬的心,更加提得高了。

????“我没啥事儿,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啥事?!”

????“我很好!”

????说的是很好,可是连翘明明听起来不是很好,紧紧拧了眉头,她声音有点儿歉意,“火哥,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短暂地停了一下,火哥问,“你是不是想问谢铭诚?”

????知她者,火哥也!

????“是,出啥事了?”她的声音里,难掩那一丝丝的焦急。

????“出了一点儿小事情。”

????“小事?”连翘疑惑了。

????“消息传回来了,他们越境了,恐怖份子被全部歼灭了,不过……谢铭诚所率的部队却失踪了!”

????失踪了!

????捂了捂胸口,失踪了总比其它的情况要好,直接目前还是安全的。

????“那就好,你继续忙,这样小久问我,也有话讲了。”

????“先不要告诉她。”

????“呃……好,你安心,家里没事儿!”

????那边儿火哥叹了叹,“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挂了啊!”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吧!

????……

????等她洗漱完了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小久和老太太正坐在那儿品茶呢,很明显的,三七小美妞已经被送到幼儿园去了。客厅里也被收拾得窗明几净的,落地窗照进的阳光下,显得特别的宁静安详。

????她微微一笑:“妈,小久,早上好!”

????“早上好……”老太太似乎睡得不错,愉快地和她打招呼,脸上的表情很是恬静。

????见到她下来,红着眼圈儿的邢小久将端在手里的茶盏慢腾腾的放了下来,那个过程里握着茶盏边沿的手紧了又紧。

????“嫂子,你醒了?”

????“咦,你今儿没去公司?”

????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的连翘,有些诧异地望着这时候还在家里的她。

????“嗯。”垂了垂眼睑,小久望着她又问,“我哥……我哥他没有回来?”

????捋了捋头发,连翘没想将自己心里也担忧的那点子事儿表现出来,微笑着安慰着小久,“部队有事儿吧!那个……你别担心,他以前也经常不回家的,军人么,正常。”

????听了她的话,小久明显身子僵了僵,看着自己的指尖,讷讷地说,“嫂子,你替我给我哥打个电话问问呗?”

????怔了怔,连翘不知道怎么说了,不过既然火哥吩咐了先不要告诉她,她就决计不能告诉她这个消息的。

????干笑了两声儿,她觉得自个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把话题岔开。

????“妈,你们俩吃了没有啊?”

????沈老太太不知道她俩那些话里暗藏的玄机,但却能懂得连翘是不想回小久那句话,当然,也看明白了自家女儿心情不好就跟这个话题有关,于是,她也配合地笑着说。

????“吃了,煮了粥,我自己煮的,你去试试看……”

????心里沉甸甸的小久看了看老妈,然而将茶盏推了推站起身来,“走吧,嫂子,我陪你吃早餐去。”

????“好。”

????连翘心里咯噔啊,咯噔响,这时候的她,特别怕小久追问,觉得自个儿的头皮都要发麻了。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到了餐厅后她还真就一个字都没有多问,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吃饭。偏偏她自己也不吃,就那么坐着看着她发呆。

????这,太瘆人了啊。

????“你不来点儿?”

????摇了摇头,小久那兔子眼睛全是红红的血丝,看来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我吃不下,胃不太舒服。”

????当然知道她说的胃不舒服只是借口,至于为什么连翘比什么都清楚,于是笑着安慰她,“别介么,吃完饭,咱俩约爽妞儿去逛街?”

????以前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爽妞儿就非得拉着她去逛街;爽妞儿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是拉着她去逛街,别说,逛一逛还真的能抵不少的烦恼,所以,她注意如法泡制。

????端起了手里的碗,她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呼拉呼拉地往嘴里灌着,等终于喝下最后一口,突然胃里一阵翻腾……

????得!人家说胃不舒服,她还真就胃不舒服了起来。

????捂着嘴巴,她飞快地冲进了卫生间干呕了起来,被她这样子吓了一跳的邢小久也跟着进来了,急切地替她顺着后背,担忧地问。

????“怎么了这是,嫂子?”

????呕……呕……

????她刚想说话,这边儿又呕上了,呕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用水漱了漱口,她觉得这么一吐吧,整个人似乎都软了,那双腿踩在地上都有种虚浮的感受。

????“可能吃得太急了……”

????随口说出来的话还没完呢,她突然间就顿住了,胸口一窒,紧跟着左手手掌向上,用自己的右手抓住左手手腕就替自己号起脉来……

????可惜,心中了了,指下难明。

????中医这门儿吧,能给别人号脉,却一般号不了自己的脉就是这个原因了,号脉需要精气神的平和,她自己内心都浮动了,又怎么能够把握好脉象呢?

????见到她古怪的神色和诡异的动作,邢小久眉心紧拧在了一起,心中着急。

????“怎么了,嫂子?”

????深呼了一口气,连翘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笑了笑,“没事儿,估计就是吃急了。”

????这么回答她,她心里却不停地寻思着,一会儿得顺便去药店儿买张试纸看看,火锅同志前段时间夜以继日的辛勤耕耘,怕是要结果实了。

????“你……”见到她傻傻的又笑了起来,小久挑了挑纤秀的眉头,轻声问道,“嫂子,你是不是怀孕了?”

????“呵呵,还不能确定。”

????这种事儿她也没有什么好隐晦的,直接就笑了,“说不定,你啊,又要做姑姑了!”

????掀起掀嘴唇,小久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看上去别提多别扭了。

????“走啦,出门儿……别想那么多。”不希望她在家胡思乱想,连翘拉了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刚走出餐厅,就有勤务兵过来报告说打扫卫生的来了。

????哦?!

????眸底好笑的光芒闪过,连翘就想到昨晚上恶整那两个还指定憋着屈的女人,堵着的心又松动了不少,小声笑着对小久说。

????“走吧,咱俩去看看好戏,心情就好了!”

????点了点头,然而小久的心情似乎一直是阴霾着的,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心思。

????心里暗叹着,连翘拉了她出门来,果然见到穿着女佣衣服的柳眉正拿着抹布在擦院子里的瓷砖砌成的花台。和昨天晚上一样,她干活还是那么认真,而且态度比昨晚上还要恭谦。

????这女人,真不简单!

????见到她俩过来,她只是淡淡地瞄了她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干着手里的活儿,还真像老爷子吩咐的那样儿,不说一句话。

????哟嗬!

????正想赞叹人家这素质好呢,看见她过来的邢婉就怒气冲冲的冲她发起火来了。

????昨晚上邢婉回去又仔细想了一晚上,横竖都觉着这事儿不太对劲儿,总觉得脱不了她的干系,现在瞧她春风满面的样子,更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连翘,贱女人,我妈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见状,柳眉赶紧直起身拉了拉她的袖子,但却还是不开口。

????嘲讽地撇了撇唇,看到她这半路出家的小姐那股子刁蛮劲儿,再看看自己旁边这个真正的名门千金小久姑娘,连翘眼中的厌恶更明显了,但脸上的笑容依旧未改。

????“哟,三妹,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呢?”

????诸事不顺的邢婉对她的憎恨已经到了极点,那胸口的热浪将她的理智都烫得化为了虚有。

????或者说,当一个人的无耻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时,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已经彻底的扭曲了。

????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怎么给易绍天下的药,忘记了为什么他会和自己上的床,只知道易绍天现在还惦着这个女人,只知道那天在邢奶奶的寿宴上,这个女人又和她老公谈了一会儿话,弄得他大醉着喊了她的名字一整晚。

????越想越窝火儿——

????她手指毫不犹豫地指向连翘,声色俱厉地怒骂:“就是你这个贱货!嫁了人还不知道检点,勾搭别人的老公,不要脸的臭三八,设计陷害我妈的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

????“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连翘还是微笑着。

????“我说你是贱女人,烂女人,不要脸的贱货!”邢婉的嘴一张开,柳眉想拦都拦不住。

????啪——

????下一秒,刚才还笑意盈盈的连翘突然面色一变,挥起手一个巴掌就甩到了她扭曲的脸上,那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般漂亮极了。

????很响亮的一个巴掌声后,邢婉小姐漂亮的脸蛋儿上顿时出现了五条红色的痕迹,嘴唇上划出了一道血痕来,头发更是顿时散乱到了一边儿,整个人瞪着不敢置信的眼睛。

????“……你,你打我?”

????不仅她不信,柳眉和小久都齐齐地倒抽一口凉气,呆愣在了当场。

????老实说,依连翘的臂力,真要铁了心打她,那效果肯定不止是这样儿,她这巴掌不过就使了五成的力度罢了。

????拍了拍手,连翘收回了厌恶的脸色,又改上了甜美的笑容,毫不客气地笑着讽刺。

????“我是你嫂子,邢家的家规你不顾也就算了,当你自己母亲的面儿也敢撒野?唉,这三娘心眼好,人又善良,可怎么就教出了你这么一个口无遮拦的女儿呢?不替她教训教训你,三娘都看不下去了!你说是吧?三娘!”

????闻言,柳眉目光闪了闪,蠕动了一下唇,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第一,有老头子的指示,她不敢开口。第二,开口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本来就有些理亏。

????可是女儿被打了,她心里能好受了?

????当然不好受,可是婉儿冲撞别人在先,她又把话说得这么妥贴,她现在的位置,能怎么办?

????除了,还是只能忍。

????“……你……你……”望了望不敢开口的老妈,邢婉捂着被连翘的手指甲给划伤又出血的嘴巴,半天儿都‘你’不出来了。

????老实说,她没想到连翘会动手打她的,而她也明白那个女人的功夫了得,她还真的有点儿怕自己再说话来激怒她了,万一这疯子将自己脸上再划一道,那不就毁容了么?

????值不得,明着来值不得!

????连翘眼睛微微一眯,冷冷地盯着她,轻声儿问,“我?!我怎么了?”

????死死地咬着下唇,邢婉没有说话。

????静,诡异的静。

????“啊——”

????突然传来的一声惊叫打破了花园里的寂静,邢婉的手腕猛地被连翘攫住,吓得她身体都发起颤来,手臂使劲儿的挣扎了几下,奈何挣脱不开,只有带着哭腔问。

????“连翘,你要干嘛?”

????看着她的眼睛,连翘笑得比春风还暖和,“我看看你啊,我看看刚才有没有打到你哪儿,这细皮嫩肉的,可心疼死我了。”

????惊讶地望着她,邢婉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面前的女人脸上都是笑意,可是只有她的角度才看得到,那里面蕴藏着的危险,仿佛在说,“不要惹我,小心要你的命!”

????她真的有点儿害怕了,自从这女人做了特种兵,她觉得整个人精气神儿都变了不少。

????比以前更爱笑了,可是却比以前更狠了。

????被那铁钳似的手抓住,她的眼角都痛得快要泛出了泪来了,欺软怕硬是她的本能,在这种时候,她哪里还敢说其它的什么话?只有唯唯诺诺地痛苦摇头。

????“嫂,嫂子……我没事儿……”

????这一下,终于彻底绽放了唇角的笑容,连翘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放开了手。

????“那就好!”

????这一招,唬得旁边的邢小久一愣一愣的。

????而柳眉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色后,赶紧拉开了女儿。

????然而还是低垂着头,一声儿都没再吭。

????连翘嘴角微微一扬,挽了小久的手,笑了笑。

????“哟,怎么都十点了!?”

????听了这话,柳眉赶紧拿着抹布又干起活儿来,她要不抓紧点儿,到吃中午饭的时候都弄不完,而这景里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平日的卫生都保持得很好,可到底面积在那儿放着,她又不能敷衍了事。

????……

????“嫂子,我现在真是打心眼儿里佩服你!”

????两个人走远了,小久才转头看着旁边的大嫂,由衷的说道。

????如果她有大嫂这么有魄力,这么有胆识,这么有武力,那么她的爱情和婚姻会不会能顺当一点儿?

????对于她和谢铭诚之间的事儿,连翘知道得不离十,其中的阻碍也好,阴影也罢,都是明明白白的。

????摇着头微微一笑,她认真地看着小我主,声音里带着温柔的暖意。

????“没有人天生都是这样的,小久,只要你坚持,没有人能拦得住你们。要不然怎么说,有情人终会成眷属呢?”

????想到谢铭诚,小久心尖儿猛地一颤,继续看着连翘,“嫂子,不管怎么说,我这辈子要么不嫁,要么就嫁给他。”

????呵呵一笑,见到她的样子,连翘突然想起来那天饭桌儿上卫大少爷说过的话来,那送行时候谢队脖子上的蝴蝶了,于是狡黠地坏笑了一声,猛地凑近了小久的脸,仔细观察着问。

????“我问你啊,老实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俩是不是发生了……”

????到底还是个姑娘,闻言邢小久脸上顿时飞起一阵红霞,狠狠瞪了他一眼。

????“嫂子,别瞎说!”

????“那就是没有发生?”

????“……也不是!”

????“那是啥?!”

????“哎呀,不和你说了……”

????那样的乌龙事情她想想都臊得慌,怎么好意思讲出来给她听?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其实这种乌龙在许多女孩子身上都发生过,尤其是双方都是第一次,太正常不过了,不都整不明白么?

????两个人走走停停,边走边聊,很快就回了屋,拿包正准备出门呢,小久的电话响了。

????听着铃声,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是公司的行政秘书处打来的,接通后她正想说今儿有事不去公司了,对方到是先出口汇报了。

????“老板啊,要出大事儿了!”

????“怎么了?”听着那发颤的声音,她惊了一下。

????“……十分钟前,我们的新城大酒店发生了煤气泄漏事件,爆炸了!”

????心里惊得不行了,但她还是拼命控制着情绪平静地问,“有人员伤亡么?”

????“有,消防队的和警察都到了,还在营救中……具体的事等等你到了再说吧!”

????“嗯。”

????轻声儿嗯了嗯,望着连翘,这回换她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因为新城大酒店的经理,正是连翘的表弟,宁阳。

????------题外话------

????求嫖求月嫖……

????求嫖求月嫖……

????求嫖求月嫖…… ——> javascript:;

????javascript:;